正反方唇枪舌战,在线直播将是互联网+教育新方向?

2019-08-27 09:52

网络在线互动直播业务扶摇直上,先是熊猫、斗鱼等这类游戏直播平台发展的如日中天,后诞生以映客、花椒为代表的移动社交直播。如今直播的火已悄无声息地蔓延到了在线教育领域。观止云市场研究部门发布的中国互动直播大版图表明,已经有新东方在线、YY教育、学而思、中公在线、华图教育、萌课等30多家企业在互动直播领域激烈角逐。

前凡客诚品副总裁、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吴声曾发表过观点:”缺乏场景感的产品必死无疑。场景赋予产品以意义,这是互联网产品设计的要旨,离开了产品所使用的场景,产品本身将失去其存在的价值“。在线互动直播这种模式就有很强的场景感,直播使学生处于教室的场景之中,赋予学生一种正在上课的仪式感,可以与老师实时互动,其实可以说在线教育直播像是对传统教育中的课堂的在线还原,即回归教育本质。

在在线教育领域中,视频产品的形式大概可以说是经历了录播课到直播课的演变,而直播模式优于录播模式逐渐崛起,这是目前的一个大趋势,但人们对于两种模式孰优孰劣的观点的呈现还是差异巨大的。

正方:直播提高授课质量

录播的课程,对老师的要求较直播相对宽松一些,在轻松放松的环境中人对自己的要求就会不由自主地降低,导致授课质量可能并不如预期理想。而一旦处于直播的环境中,现场感、紧张感就会增加,学生对老师的讲课质量是实时关注的,并且会将自己的看法随时反馈给老师,在这种情况下,老师没有懈怠的机会,授课质量自然提升。

反方:直播降低授课质量

录播课程允许所有学生反复播放观看,老师在录播课程中的一个小错误都会被发现并放大,直接影响学生对该老师的评价,所以老师格外注意授课质量。而在直播课程中,由于存在瞬间性的特点,错误错过了就错过了,不易被及时发现,这种特点容易使老师对课程的准备工作懈怠,与录播相比,直播会潜移默化的弱化老师的付出,阻碍进步。

正方:直播克服学习惰性

直播会在一定程度上克服学生学习的惰性,直播只有一次且准时准点开始,一旦到了直播的时间,学生就会准时做到电脑前等待课程的的开始。但是录播课程可以随时随地地观看,当一件事缺少一种紧迫感的时候,往往首先容易被我们忽略,每次都会想拖延到下一次再看,长此以往因为这种学习的惰性,越来越多需要学习的课程就会累积,从而造成更大的负担。

其次,直播时,学生的情绪会被老师调动,思维会被老师激发,而看录播课的时候,学生容易缺乏一种参与感,长时间观看会觉得无趣而走神,听课效果差。

另外直播中可以针对同学提出的的问题进行集中高效的回答,而录播课程中,学生遇到问题不能马上提出并解决,随着时间流逝,学生想去解决问题的意愿就会减弱甚至会忘记,这就是许多学生、家长一直关注疑难问题能否得到及时解答的原因所在。

反方:直播使学生被动

录播课程允许学生在任何想学习的时候反复学习,有自己的时间、兴趣把控;而直播课程期间可能属于一种被动学习期间。

其次多数学生默认直播课程进行期间是学习时间,课程进行结束则学习结束,学生需要做的只是等待下一次开课即可,这期间学生很少会自主学习一些其它课程。

此外传统课堂中老师还能比较容易地发现哪位学生听的吃力可以稍稍控制讲课的节奏,而直播毕竟存在距离感,老师不易及时发现每个学生的表情、心理变化,老师一味灌输,学生不能随时停下来思考、消化知识。

正方:直播改善教育不公

据悉,2015年全国中小学生人数超过2亿,其中70万的中小学生分布在三四线城市,而在中国教育产业中,多数教育机构的服务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教育资源相对缺乏,教育质量也相对薄弱。在线教育的直播互动可以将一二线城市的优质教育资源通过网络的方式远程传送到国内各地,使一些教育教学资源稀缺的相对落后的城市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从而可以改善教育不公平的现状。

反方:直播加剧教育不公

在线直播互动平台对技术的要求较高,导致运营成本和建设成本比较高,对于相对落后的城市来说,硬件、技术层面的障碍亟待跨越;其次,信息化社会存在着“数字鸿沟”,即“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困者之间的鸿沟”,且技术越发展,两者间差距越大。因技术的差异城乡差距存在扩大的趋势,导致城乡的学生获取知识渠道、能力等的差距也会逐渐扩大,并不会改善教育不公平反而会导致教育更加不公平。

目前,对于在线直播互动这种教育新模式的观点仍是百家杂谈,众说纷纭。但对于其未来的归宿可以大体总结为两个:

1、直播课程本质上仍旧是传统课堂的模式,用这种非互联网的方式做互联网产品,再用互联网的指标考评用户行为,实在是拧巴到不行。

2、未来直播本身会成为所有人的标配。

但至于两种预测孰对孰错,只能等待时间来检验。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亿欧,经亿欧授权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